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新闻动态

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毕业证样本,案例,简介

关于“游学”二字,目前似乎还没有一致的严格定义,我认为,学生、学者在宏观上基于学习或“长见识”的目的,短期离开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到远离平时居住的地方,通过正式或非正式的学习和游玩,达到从不同角度、不同文化环境观察、认识新事物,吸收新知识、新思想的行动,都可以称为“游学”。

1. 暑期游学的缘起和现状

古代孔子周游列国,可视为我国学者游学的始源,现代社会学生到外地、外国参加夏令营,上暑期学校,参加论坛、峰会等都可称为游学。现代教育史上的游学潮,始于二战以后,随着近数十年世界和平和全球化发展的进程,游学浪潮一浪高过一浪,至今已逐渐发展为成熟的、规模庞大的、多元化的国际性跨文化体验式的教育模式。

美国的暑期活动种类繁多,从正规的大学文理学分课程、中学课程、各种水平的学术研究,到艺术、探险、旅游、飞机驾驶等等,不一而足。由于美国有数千所大中小学和教育机构主办的大大小小的暑期活动项目,所以美国的暑期项目数量实际上无法统计,根据粗略估计,美国有数万个暑期项目,每年有超过1000万学生参加各种类型的暑期活动,参加者从不到10岁的小学生到二三十岁的研究生。我女儿从小学开始就参加各种各样的暑期活动,第一次独自远离家门去“游学”时不满12岁,刚上完6年级。她从我们家居住的南部得克萨斯州,去东部的马里兰州参加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天才少年中心”举办的夏令营。那是20年前的1993年暑假,与20年前相比,美国参加暑期活动的学生人数大约翻了一番。

    欧洲在教育观念上不像美国那样深入人心地把暑假活动作为人生学习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所以夏令营远不如美国那么风起云涌,内容也没有那么多姿多彩、花样形式划分细致。不过英国、法国有的夏令营将社交元素融于丰富多彩的活动中,也吸引不少学生参加。澳大利亚因位于南半球,其暑假时间正值中国冬天,所以对中国学生而言,暑假除了参观访问学校之外,并无丰富多彩的活动,冬天才是去澳洲游学的好时候。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愈加重视。伴随着中国留学生数量大幅增长,海外游学也不断膨胀,暑期游学受到越来越多家长和孩子的青睐。以美国为首的暑期游学“圣地”所提供的多姿多彩的游学项目,使中国学生可以体验完全不同于国内的学习方式;融入当地人生活的社区;参加当地的一些特色活动,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中开阔眼界的同时感受异域文化。

 

2. 中学生可以参加哪些暑期游学课程

目前中国学生海外游学的目的地以英语国家和地区为主,如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以美国为例,比较受中国学生欢迎的主要暑期游学项目有以下几种类型:

    1. 中学暑期学校:开设面对中学生水平的课程,招生对象除了本校学生之外,也面对世界各地的学生。参加这样的暑期学校,虽然未必具有很强的竞争力,但是可以获得到外面世界长见识的机会,结识不同文化背景、性格特点的人,可以开阔视野、增长见识,对智力与交际能力的早期开发将会终生受益。

2. “天才”夏令营:美国著名大学专门为“天才”学生举办的夏令营,这些项目对学生有较严格的要求,期望学生具有很强的学术素质,或者具有较高的“天赋”。在申请时需要提供申请文章、有获奖经历的简历、老师强有力的推荐信,有的学校要求提交美国“高考”SAT考试成绩,等等。去这样的暑期项目的学生最大的收获是可以在那儿见到许多年纪小小、雄心勃勃的“牛人”,使学生对自己有个重新认识的过程,对未来和前途有一个全新的思考。

美国著名院校的暑期课程一般都会安排在每年的6月至8月中旬,整个游学过程内容丰富多彩,学习旅游两不误。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几所美国著名学校的暑期课程。

 

1. 中学暑期学校:美国最为著名的私立高中菲利普·安多福高中(Phillips Andover Academy)每年暑假都会举办为期五周的暑假课程,招收对象为优秀学生。课程包括表演艺术、计算机、英语、历史与社会学、数学、哲学与宗教等等。另一所非常著名的高中菲利普斯·艾克斯特学校(Phillips Exeter Academy)在暑假举办五周的暑期班,开设的课程包括学术类、表演艺术类和体育类共一百多门课程。每年有700多名来自四十多个国家的学生到这所学校参加暑期班的学习。

 

2. 大学暑期学校:美国有很多大学在暑期开设专门针对大、中学生的暑期课程和活动。美国顶尖的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都在暑假开办针对中学生的暑期班。

哈佛大学的暑期课程一直是诸多高中学子申请的热门。在这所美国最富历史意义的顶尖学府里,学生可以在300多门课程中任意选择,可以跟教授、访问学者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们交流与学习,体验不一样的学习经历。哈佛暑期班提供的课程有专门针对中学生、大学生的英语强化课程及专业学术课程,包括艺术、生物、数学、商业与管理、化学、物理、经济学、文学、新闻、心理学、计算机、政府学、商业分析与估价、应用公司财务等多种方向。其中,国际市场学、领导力、全球经济新兴市场学、国际贸易、神经生物学等课程尤其热门。学生们在这里不仅可以提高英语水平,为进入美国大学学习奠定基础;还可以获得哈佛大学的学分,如果成绩优秀,可以提升申请大学的竞争力。

 

3. “天才”夏令营:著名大学专为“天才”学生举办的夏令营,例如,美国著名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有个“天才少年中心”,简称CTY (Center for Talent Youth),每年夏天为“天才少年”举办学习班,对象从小学二年级到高中毕业班的学生。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一共出过36位诺贝尔奖获得者。1972年该校心理学教授朱利安·斯坦尼创办了天才少年中心,这个中心既为那些早慧的“天才”少年开设较高级的课程和提供课外扩展知识的机会,同时也通过对该中心所确认的“天才”少年做研究,形成对“天才”少年的特殊教育、研究、分析、信息传播分享以及咨询,乃至为公共政策的制定提供一整套服务。我女儿6年级的暑假选择“数学推理”的课程,这个课程采用曾任美国国家宇航局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凯特左夫博士编著的《数学物理之困惑》为教材,而且他曾在“天才少年中心”亲自教授这门课。从小接受世界顶尖科学家的教诲,见大世面确实对人生很受益。

 高中毕业生将于本月末递交大学申请,并开始等待有关未来四年将会在哪里度过的消息。他们可能不会意识到的是,结果将取决于他们的种族。如果你是亚裔人士,你进入精英大学的几率几乎肯定会低于白人。


 


亚裔占美国总人口的5.6%,而在常春藤大学中,亚裔学生所占比例为12%至18%。但如果用客观的录取标准(成绩、考试分数、学业荣誉以及课外活动)来衡量,这些学校的亚裔学生所占比例偏低。毕竟,在主要根据考试和成绩招生的顶级公立高中,亚裔学生所占比例高达40%至70%。这些高中包括纽约市的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和布朗克斯科学高中(Bronx Science)、旧金山的洛威尔(Lowell)以及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德里亚的托马斯·杰弗逊科技高中(Thomas Jefferson)。


在2009年一项针对9000多名知名大学申请者的研究中,社会学家托马斯·J·埃斯彭席德(Thomas J. Espenshade)和亚历山德里亚·沃尔顿·雷德福(Alexandria Walton Radford)发现,与学业成绩相同的亚裔学生相比,白人学生被录取的几率高出三倍。


听起来很熟悉吗?在20世纪20年代,随着高分的犹太学生开始与WASP(祖先是英国新教徒的美国人——译注)预科学校学生展开竞争,常春藤学校开始询问家庭背景,并寻求通过“性格”、“活力”、“勇敢”以及“领导力”等模糊的资格标准,来限制犹太学生录取人数。就如社会学家杰罗姆·卡拉贝尔(Jerome Karabel)在其2005年出版的有关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招生史的书中所记载的,直到20世纪60年代早期,这些非正式的犹太学生名额限制才被取消。


在20世纪20年代,人们会问:有这么多犹太学生的哈佛还是哈佛吗?如今,我们会问:有如此多亚裔学生的哈佛还是哈佛吗?耶鲁大学58%的学生是白人,18%是亚裔人。如果两者的数据颠倒,会是一场灾难吗?


就像记者丹尼尔·格尔登(Daniel Golden)在2006年出版的《招生的代价》(The Price of Admission)中所揭示的,人们更多地关注公立大学基于种族的平权措施(最高法院已经下令缩减此类措施,可能很快会完全取缔此类措施),而不太关注精英学校特别照顾捐赠者和校友(绝大多数是白人)子女的情况。


对于中产阶级和富裕的白人来说,学业优秀的亚裔美国人带来种种棘手问题,涉及特权和权力、成绩和机会。据称,一些白人家长不愿将孩子送到那些变得“过于亚裔化”的著名公立学校,担心自己的孩子会陷于孤立。许多有财力的白人纷纷把孩子送到提倡“进步”教学理念、不推行“应试教育”并提供艺术和音乐课程(但不教授钢琴、小提琴等“亚裔擅长的乐器”)的私校。同样,亚裔儿童也很难进入某些顶级私立学校。


精英大学的名额限制是真实存在的“潜规则”。西北大学的亚裔学生告诉我,他们对自己的身份感到羞耻,他们觉得自己被视作一群没有个性的书呆子和乐器演奏高手。当他们取得成功时,同学就会说这是因为他们“是亚裔人”。他们的聪明和勤奋变成了拖累。


自从1965年对移民法进行全面修订以来,美国已经从台湾、韩国和印度等地吸引了数百万受过高等教育的雄心勃勃的移民。我们正是因为这些移民的优秀表现和成就才欢迎他们。但我们现在却因为其子女继承了父母的职业道德和对优质教育的信念而歧视他们。这是何等的弄巧成拙啊。


需要说明的是,我并不寻求传播“模范少数族裔”的神话——亚裔美国人是一个多元化的群体,包括没有正当移民身份的餐厅工人、重新安置的难民,以及人们比较熟悉的医生和工程师。我也不赞同法律教授蔡美儿(Amy Chua)有害的“虎妈”陈词滥调,这种观点将亚裔儿童的成功归功于父母过多(甚至是病态)的管教,而不是个人努力,从而贬低了亚裔儿童。


一些教育专家、家长和学生担心,如果录取标准仅仅是学习成绩,由于社会经济因素和长期的考分差距,白人和亚裔人将会在精英大学中占据很大比例,而黑人和拉丁裔学生会非常少。我们仍需要实施平权措施,帮助学生比例偏少的人群,包括黑人、拉丁裔、美洲印第安人、东南亚裔美国人,以及来自所有背景的低收入家庭学生。


但对白人和亚裔中高收入家庭的孩子来说,竞争机会应该是平等的。值得指出的是,许多重点公立学校高分学生的父母是劳工阶层移民,而不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专业人士。金(Kim)、辛格(Singh)和黄(Wong)等姓氏不应引起特别的审查。


我们希望让我们的精英大学录取优秀和全面发展的人才,而不只是杰出的考生。但令我担心的是,“个性”和“独特性”等标准可能得到主观和不公平的运用,对亚裔人士不利,就像当年犹太申请人遭受的限制一样。我猜测,在许多高校的招生办公室,一个入围英特尔(Intel)科技人才探索奖,同时也是致告别辞的学生代表、学校乐团首席小提琴手的白人学生会脱颖而出,被视为优秀人才,而那些具有相同简历(和社会经济背景)的亚裔美国人则不会。


我们对待这些孩子的方式将会对美国的未来产生影响。如果美国一些最知名的高等学府对高分亚裔学生设置名额限制的潜规则,我们会向所有学生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勤奋和高分可能是徒劳无益的。


腾飞国际文凭网、国外毕业证办理、购买国外学历、外国毕业证办理、外国毕业证制作、国外毕业证购买、美国文凭办理、英国文凭购买、日本文凭购买、国外文凭代办理、澳洲毕业证购买、澳洲文凭购买、韩国文凭购买、日本毕业证购买、美国毕业证购买、英国毕业证购买、马来西亚大学文凭制作 、澳洲大学文凭制作、新加坡大学文凭制作 、泰国大学文凭制作、购买国外大学毕业证、海外毕业证办理、海外毕业证购买、办理海外毕业证、购买海外毕业证、购买外国毕业证、办理外国毕业证、定制外国毕业证、国外学历办理、办理外国大学文凭、国外大学文凭样本展示、日本学位记购买、日本学位记样本、国外大学毕业证样本、国外大学学位书样本、外国学位记办理、海外学位记办理 、国外学位记办理、办理国外学位记、办理海外学位记、办理外国学位记、英国大学毕业证、美国大学毕业证、日本大学毕业证、韩国大学毕业证、办国外文凭、国外大学成绩单排版印刷、制作国外毕业证证书、办理国外学历认证、学历认证代办、英国文凭制作、办理外国毕业证、办理海外毕业证、国外大学文凭样本、国外大学毕业证购买、办理国外毕业证、国外大学文凭制作、 国外大学毕业证制作、澳洲大学文凭定制、 新加坡大学文凭购买、泰国大学文凭办理、 马来西亚大学文凭购买、 日本学位记购买制作

    客服热线:15014800280 咨询QQ:28684035 客服邮箱:28684035@qq.com